从西柏坡一路走来的新中国 遵义红色培训课题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

  在喜迎新中国70周年华诞的日子里,我禁不住再次回望,回望70年前新中国是怎样从西柏坡一路走来——

寻着一汪烟波浩淼的春水,我又一次来到西柏坡。

  晚饭后,围绕着小山村我独自散步。寂静的夜幕里,四野无声。山里的月亮像是一位儒雅的书生朋友,与我形影相随,谈论古今。

  在旅游的喧嚣中忙碌了一天的中央大院,终于安闲下来,在月光下静静地蜷卧着,像是在沉睡,又像是在沉思。

  我远远地端详着它,隐隐约约中,似乎又看到了那一盏盏朦朦胧胧的灯影,闻到了那一股股浓浓淡淡的花香,听到了那一阵阵窸窸窣窣的细语……

01

  应该说,国共和谈破裂之后的1947年,是中共历史上的生死存亡之际。

  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军队开始全面进攻;1947年3月,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指挥25万兵力,在100多架轰炸机的配合下,全力重点进攻中共的核心所在——陕甘宁边区。而中共在延安周围的部队,不足3万人。

  3月18日,国民党又开始了一轮猛烈的飞机轰炸。毛泽东居住的窑洞窗户纸全部被震裂,燃烧弹的油渍斑斑点点溅满了墙壁。

  当天下午,中共中央被迫撤离经营了十多年的红色首府延安。在其后的一年时间里,毛泽东率领中共首脑机关的男女老幼,在全副美式装备的敌军的追杀下,辗转在陕北的枣林沟、小河村、王家湾等地,昼伏夜出,餐风宿露。

  然而,仅仅不到两年时间,形势便发生了神奇变化。从1947年3月撤离延安、四处避敌;到1949年3月移榻北平、奠基建国。胜利到来之快,大大出乎世界之预料。

  而见证这一人类奇迹的,就是太行山中的一个小山村——西柏坡。中国共产党的脚步选择在西柏坡驻留,是一次必然中的偶然,也是一次偶然中的必然。

  平山县是红色老区,群众基础好,是著名“拥军模范”戎冠秀的故乡,也是风靡各大解放区的歌剧“白毛女”原形人物的故乡,更是保卫中央总部的“平山团”的故乡。西柏坡就是其中一个有名的“抗日模范村”和“支前模范村”,小山村虽然人口少,却有党员30名。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地形和地势。这里位于太行山东麓,滹沱河北岸。太行余脉由西南而东北,峰峦起伏,山岗连绵,地势险要。而这里正处于太行山与大平原的交接处,东西面有两道高隆的山脊,像伸出的双臂,形成一个马蹄型腹地,将西柏坡紧紧地拥抱在怀中。

  1948年3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央前委机关一行,在陕北吴堡县川口东渡黄河。先是抵达五台山,后又进驻晋察冀军区机关所在地阜平县城南庄。一个多月后的5月27日,又悄悄地进驻西柏坡。

  毛泽东等中央领导落户后,中央各机关也陆续迁至附近,绵延数十里的河谷里,布满了星星般的部落。

  小山村的生活是平静的,温暖的。一块块零零碎碎的田地,像球场,像炕面,铺在河滩上,或挂在山坡上,按照季节的时序,青青黄黄。

  中国共产党就是以这里的山山水水为母体、为温床、为被子、为枕头、为乳汁,悄悄地孕育着一场翻天覆地的大革命!

毛泽东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作报告

02

  1948年9月8日至13日,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大伙房召开了一次政治局会议,史称“九月会议”。

  这次会议明确提出了今后的工作任务:用5年左右时间,建军500万,歼灭国民党正规军500个旅(师),从根本上推翻国民党统治。

  这是一个大胆的宣言!的确,此时全国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形势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国民党军队的总兵力被解放军分别钳制在东北、华北、西北、中原、华东5个战场上,能够进行战略机动的兵力已经寥寥无几。在国统区,由于战争连连失利,政治腐败,互相倾轧,矛盾更加尖锐,经济危机更加严重。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虽然在数量上仍属劣势,但在战场上的机动兵力已大大超过对方。与此同时,中共各大解放区日益巩固、发展、壮大,面积约占全国总面积的1/4,人口已达全国总人口的1/3以上。特别是解放区已经全部完成土地改革,广大农民努力发展生产,踊跃参军支前。

  所有的迹象表明:共产党同国民党进行战略决战的时机已经到来!

  南京和西柏坡,一个大都市,一个小山村。这两个在各方面都极不成比例的地名,是当时世界的聚焦点。

  在毛泽东小院的西北角,有4间低矮的土砖房,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兼军委作战室。里面摆放着3张桌子,一张归作战科,一张归情报科,一张归资料科。桌子上放着几部手摇电话机,墙上挂满了军用地图和作战参谋绘图。

  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里,毛泽东和党中央组织谋划了包括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在内的24次重大战役,指挥着数百万军队,在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纵横驰骋,把人民战争中血与火的华彩乐章演奏得如行云流水。

  完全可以说,西柏坡时期是中国解放战争进入大决战的最关键时期,中国命运,决于这个小山村!

03

  1949年3月5日下午3时半,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以一种低调、俭朴、保密、家常的形式,在西柏坡中央机关食堂召开。

  这是中国共产党在解放战争时期召开的唯一一次中央全会。

  阳春三月,风和景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味道,那是惊蛰的生命正在悄悄苏醒。

  一部老式摄影机为历史留下了几帧没有色彩的珍贵镜头:

  毛泽东身穿厚厚的棉袄,腰间扎皮带,昂首阔步走来。高大的身躯几乎超过门楣,就在他低头进屋的一刹那,侧脸看了一眼镜头。紧接着周恩来、朱德、刘少奇、任弼时等带着不同的表情走过摄影机。留在镜头里最幽默的肖像是贺龙,他的老烟斗和一撇小胡子,加上一双笑眯眯的小眼睛,困惑地盯着摄像机,有些像卓别林……

  没有鲜花,没有桌签,更没有麦克。台下的座位是一排排小板凳,没有座次,大家随便坐。

  毛泽东在会议第一天所作的报告中说:“二中全会是城市工作会议,是历史转变点。”

  秋收起义,毛泽东率领工农红军走上井冈山,建立了第一块农村革命根据地。这是中国革命从“城市中心论”到“农村包围城市”的第一次转移。

  为了第一次转移,中共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现在,革命胜利已经到来,一个个城市回到了人民的怀抱。接管城市,领导城市,建设城市,通过城市发展促进全国发展,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已经到来,全会为新中国描绘了一幅宏伟蓝图。

  七届二中全会最响亮的声音,无疑是明确提出了“两个务必”重要思想。

  明末,以李自成为领袖的农民起义军经过16年血战,终于推翻了明王朝。但一支能征善战的大军,进京43天即彻底腐化,变成一群乌合之众。当清军兵临城下,顷刻间便土崩瓦解。

  可能有感于此,毛泽东在报告中清醒地指出:

  “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

  接着,他语重心长地向全党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告诫:

  “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西柏坡群雕

04

  又是3月。

  撤出延安是1947年3月,东渡黄河是1948年3月,进驻北京又是3月——1949年3月。

  历史似乎是在按照设定的程序悄然运行,就像这大自然,从冬天悄无声息地就过渡到了春天,竟然没有一丝痕迹。似乎只在转眼之间,河醒了,树绿了,花开了……

  但,时节确实变了,时代确实变了。

  公元1949年3月23日上午。

  毛泽东听完广播,吃完早饭,已经11点了。11辆吉普车和轿车,以及十多辆大卡车,都已准备就绪,停泊在门外,准备向北平进发。

  看着长长的车队,毛泽东意味深长地对周恩来说:“今天是我们进京‘赶考’的日子!”

  周恩来说:“是啊,我们应当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

  毛泽东稍稍沉思了一下:“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离开西柏坡,毛泽东的心中有着浓浓的眷恋。他看着车窗外缓缓后退的街景,那是远去的烟云,那是凝固的记忆……

  前方就是北平。

  多年来,中国共产党就像一个进京赶考的青衿学子,背着行囊,黎明起身,踏着曙色,向前向前,一路走过南昌、瑞金、遵义、延安、西柏坡。今天,中国的红色政权,乘坐现代化的汽车,终于驶向了北平。

  毋庸置疑,在这个漫长的行程中,西柏坡是中共历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拐点。正是在这里,孕育成熟了诸多独特的经验;正是在这里,取得了诸多决定性的胜利。

  有人说,西柏坡是一个宝箱,里面盛装着太多太多的秘密。共产党背着它,走进了城市,走向了强盛,走向了未来!

  历史,不会忘记西柏坡!

  历史,不能忘记西柏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