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山关找到5座红军坟茔

陈宇(左二)等人祭拜先烈

红军曾两次攻打娄山关

   今年62岁的陈宇,是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毛泽东思想专业硕士导师,大校军衔,从事长征史研究30多年,先后10次重走长征路。

昨日一大早,陈宇和我市关注红色文化的志愿者,到了桐梓县高速路出口后,再折返到娄山关脚下的南溪口。在当地村民的带路下,一路劈砍杂草,手脚并用,爬上了点金山。在一处被荒草灌木覆盖的山包周围,找到了5座红军坟茔。

据村民介绍,这个地方的小地名原叫荞土,后来因为有红军坟茔,当地人就改叫红军坟垭口,再往前走2公里,就到娄山关关隘。

据史料记载,红军曾两次攻打娄山关,都大获全胜。第一次是1935年1月9日,红军占领遵义后,贵州军阀王家烈的黔军在娄山关一带布下军事防御。为确保主力部队在遵义休整和遵义会议的召开,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追击敌军,夺取娄山关。

第二次是遵义会议召开后,为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尾追,红军二渡赤水,回师黔北。1935年2月26日,红军占领桐梓县城后,主力部队由红花园进抵南溪口一带,采取正面猛攻和两翼包围、迂回的战术,连续攻占了娄山关两侧的十多座山头,完全突破敌人防线,牢牢控制了娄山关关口。

村民守护红军坟几十年

   这5座红军坟茔虽然无碑无名,但却深深铭刻在当地老百姓的心中。

“这座坟里埋葬着一名红军战士。”一位叫钟庆武的村民,指着一处乱石垒成的坟茔说。

钟庆武今年70岁,住在南溪口附近。据他说,这座坟是他父亲垒的,牺牲战士是父亲的恩人。

钟庆武告诉记者,他小时候听父亲说,当年父亲给红军的一个小分队带路,从点金山绕道娄山关,当来到红军坟垭口时,一阵激烈的枪声传来。一位红军战士将父亲扑倒在地,父亲爬起身来看到,这名战士被子弹击中,鲜血直流。战斗结束后,红军来不及掩埋牺牲的战友,父亲就把这名战士安葬在这里。

后来,为“看护”这位战士,钟庆武的父亲把家搬到红军坟垭口下,开荒种地。“每年清明和过年时,父亲都会带我们几兄妹来祭拜这位红军。”钟庆武说,十多年前父亲过世后,家人才搬到南溪口居住。

村民梁正勇说,小时候爷爷梁昌元也经常给他讲红军的故事。“我听爷爷说,当年他曾把几位红军战士的遗骸安葬在一起,就是靠右边的那座坟茔。”梁正勇说。

做好红军遗骸收殓工作

“长征期间,有许多红军将士牺牲,不少烈士被老百姓埋葬在牺牲地附近。这些年来,长征沿线各地都在进行红军烈士坟茔寻找以及遗骸收殓、认定工作,让烈士的遗骸得到妥善安葬,以此告慰先烈英灵。”陈宇说。

据陈宇介绍,今年以来,广西开展了湘江战役红军遗骸收殓保护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效,规划建设红军遗骸安葬点,妥善安葬烈士遗骸。

  “我建议把娄山关战斗遗址纳入遵义境内的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陈宇表示,相关部门应做好红军烈士坟茔的寻找、认定工作,如散落红军坟茔数量的整理等;做好红军遗骸收殓、迁葬等工作;大力挖掘红军长征在遵义的历史遗存,让更多人了解历史,让红色文化得到传承。

 

(遵义日报全媒体记者 徐飞)

转自《遵义晚报》(2019年12月09日01版)

(责任编辑:朱迪)

浙江华昌液压机械有限公司“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党员培训班

欢迎全国各单位来到“转折之城,会议之都,醉美遵义”进行党性培训。本中心将竭诚为您服务,带您领略黔北革命老区的“红色”、“绿色”、“白色”文化。

运管公司呼和公司“十大工匠,明星员工”主题教育培训

欢迎全国各单位来到“转折之城,会议之都,醉美遵义”进行党性培训。本中心将竭诚为您服务,带您领略黔北革命老区的“红色”、“绿色”、“白色”文化。

广东省国土资源测绘院、广东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第二期党性教育培训班

广东省自然资源厅(二期)“不忘初心使命,传承红色基因”党性培训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