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的今天, 遵义解放了!

1949年11月21日

遵义解放

历史翻开新的一页

这一天

重现了14年前    

群众热烈欢迎红军进入遵义城的盛况

1949年12月2日,中共遵义地委、遵义军分区暨川黔边区纵队、新青团,在原遵义师范大礼堂举行会师大会

解放军部队刚到城边

鞭炮齐鸣

锣鼓喧天

手执彩旗夹道欢迎的群众队伍欢声四起

不同的是

部队入城的方向和地点

解放军榴弹炮部队通过城区的情景

人民喜迎解放军1935年元月9日下午3时左右,红军中央纵队从南门关入城,各界人士齐集丰乐桥头的接官厅摆香案迎接,丰乐桥因此也称为迎红桥。解放军由东面抵达遵义,上午8时多经由松桃路进入北大路(今延安路)。14年后,遵义解放时,进入遵义的部队是解放军二野3兵团10军28师副师长鲁彦山和师政治部副主任高世平率领的先遣支队,以该师84团为主体。他们原来的任务是直奔川南,因路遇曙光社和川黔边纵队派出的迎接者,决定先奔袭遵义。

进驻遵义

曙光社是中共贵州省委领导的进步青年组织,成立于1949年7月。以省立遵义高中的学生为主体,先后发展社员120多人。幸必泽任核心领导小组组长。川黔边区纵队是曙光社于1949年9、10月领导组建的革命武装组织,由已争取的部分驻遵国民党军和地方警察、曙光社掌握的绥阳和团溪的部分地方武装,以及部分曙光社社员共数百人组成。刘兆富任司令员,潘名挥任政治委员,幸必泽任副司令员。

隐蔽在湖南常德的中共遵义县委书记杨天源,1949年9月底、10月初,受解放军二野联络处派遣,秘密回到遵义,向进步人士陈福桐等传达了迎接遵义解放的指示,陈福桐转告了幸必泽。曙光社和川黔边区纵队在此前后积极展开工作:搜集地情资料,宣传共产党和解放军的政策,争取国民党军政人员起义,防止敌人逃跑时破坏城市。

得知解放军已入余庆县境,曙光社于1949年11月19日派白仲乾等3人前往迎接。20日上午11时许,在距遵义城约55公里的三渡关与解放军相遇。以联络暗号沟通后,白仲乾报告了遵义城的紧急情况,表明前来带路之意。部队决定暂不转向川南,迅速直奔遵义城。

20日晚,城内城外皆异常紧张。

— —城东,28师部队连夜急行军,天未明,已至距城约 14 公里的老蒲场(今新蒲)。— —城内,川黔边区纵队贴出《安民布告》,派人控制了仓库、银行、电台、工厂等重要部位与单位,曙光社员组织群众准备迎接解放军。— —城内,得知遵义县县长沈麟书已于白天在虾子场被解放军抓获的第五行政区专员卢杰,带着专署、县府人员从北门逃出遵义城。

— —城北,国民党44军军长陈春霖命令其后卫陈家骥营炸毁川黔线上的桥梁。为了不让陈春霖发现陈家骥营已起义,另派部队炸桥,已赶至陈营的幸必泽同意了陈的计谋。陈与督战官站在远处,下令炸掉城北郊酒精厂前的运亨大桥,轰然一声,浓烟四起,部队中突然呐喊:“河对面发现共军!”督战官迅即坐车逃离。原来仅在桥栏上绑了几颗手榴弹,只把石栏杆炸了一个缺口。所有的大桥都被保护下来。

21日

一座完好的遵义城回到人民怀抱之中

由西进支队组建的中共遵义地委,于23日随二野5兵团16军抵达遵义,28师先遣队向地委介绍入遵这3天的情况后,于24日继续向川南进军。解放后,遵义县城区建为遵义市,1949年11月25日,中共遵义市委、遵义市人民政府成立,江平鲁任书记,辛墨林任市长。

中共遵义地委、遵义专署、遵义军分区部分领导干部合影。从左至右:后排陈璞如(地委书记)、李苏波(专员)、海燕(组织部长)、杨俊生(十六军参谋长兼遵义军分区司令员);前排苗春亭(宣传部长)、孙克

遵义解放大事记

(1949年)

9月下旬

由900多人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野战军第5兵团西进支队,分批离开江西上饶,日夜兼程,向贵州挺进,准备接管贵州。

11月12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2野5兵团17军49师,在县城人民群众的欢迎下进抵余庆县城,余庆县解放。

11月19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2野3兵团10军28师,由黔东北德江县进入凤冈县境,凤冈县解放。同日,解放军3兵团10军28师一部进抵湄潭县境,湄潭县解放。

11月21日

先遣队在“曙光社” “边纵”和人民群众的欢迎下进入遵义县城,宣告黔北重镇遵义县解放。解放军3兵团10军30师进抵绥阳县境,绥阳县解放。

11月23日至12月1日

桐梓县、仁怀县、赤水县先后解放。

11月26日

遵义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陈璞如任主任,李程任副主任,下设经济、建设、文教、交通、公安和秘书等6个处,具体指导全区接管工作。

12月15日

奉遵义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指派的军事代表陈彬、梁子庠、王荷生、林振南等人率工作人员,在起义人士朱振民、熊先煜的沟通联络下前往正安县城,分别与国民党正安、道真、婺川三县当局和流散在正安的国民党军宋希濂部两个团的团长陈鉴明、曾志彬等人谈判,达成和平解放协议。

12月20日

宣告正安县解放;部分军事代表又先后赴道真县、婺川县,与当局有关人员接洽,25日,宣告道真县解放;1950年1月11日宣告婺川县解放。至此,全区11个县先后全部解放。

红军胡道才的儿子胡建华回忆录

胡建华回忆:

在11月份在瑞金要牺牲的时候,就把名字改了。叫胡明青。部队要转移出来的时候跟我父亲一起参加红军的有39位,在江西省宁都县黄陂镇三塘村下过大队的一个农民,1929年19岁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井冈山一军团,参加过井冈山的1,2,3,4,5次反围剿。在第三次反围剿当中黄陂镇与国民党第47师作战当中第一次受伤,与国民党拼刺刀,进行肉搏战,短兵相见,在头部中了一枪,昏倒在地。左手腕上又被挑了一刺刀,就在江西自家门口留下了一个八寸长的刀疤,大大小小在井冈山参加了17次战斗。在34年,由毛泽东领导的1,2,3,4反围剿当中都取得的胜利,毛主席采取的是游击战,诱敌深入,老是打胜战。只有在第五次反围剿当中受到了王明的左倾路线、第三国际的影响,要主攻大城市,国民党几十万大军与几万红军怎么打,毛主席就要在山上打游击战,在第五次反围剿中与国民党打堡垒战,短短几个月就牺牲了1多红军,打堡垒战,进攻战红军武器战备不够, 红军在1,2.3次反围剿中红军由3万人发展到7-8万,打死黑子君缴获了国民党不少的武器,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国民党几十万大军横穿围剿井冈山,把井冈山围得水泄不通,各条件道路、风俗、粮食紧缺。就在1932年的下半年毛主席最倒霉就在宁都县。当时是土地革命时期。第三国际在苏联,十月革命就把地主的土地全部没收,扫地出门。毛主席不同意,没收后该留的土地,房子和口粮还是留给地主。毛主席就被剥夺路军事指挥权。(有资料)在这段时期,毛泽东与贺子珍就住在宁都县胡家祠堂,(有照片)就在这里增兵增粮,搞政治工作。这时由博古李德来指挥军事,就连朱德也要请示,周恩来是相信毛泽东的游击战的。当时所有的决定都是举手表决,三只手,博古,李德,周恩来的这只手就代表毛泽东,但是手比较软。少数服从多少,就打堡垒战,围困井冈山。后来部队拉出来后,湘江一战本来两天就可以走完,抢在国民党狙击之前,结果走了三四天,博古就把兵工厂的机器,上万斤的铁坨坨用几千人扛起,在这四天四夜过程中,每天每分每秒都在战斗。同胡XX的父亲一起参军的39路青年就牺牲了19人,通过湘江一战就死了3万多人,损失惨重。(我父亲在太平渡的一个战友讲给我听的,我的父亲死的早,到了遵义以后,这三天三夜激烈的斗争)博古不承认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推给美国支持蒋介石。毛主席不同意,为何前面的几次围剿都胜利了。李德跳出来就反对毛泽东,看不起他的小打小闹,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看了几本水浒、三国、西游嘛,不懂正规战。毛泽东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你们就不了解中国的国情,当时我在井冈山的时候让你们让几个村出来,让国民党开几个师过来,采取围敌打鱼,诱敌深入,把他们包围起来,在一起歼灭。你们要跟他们打堡垒战,这次倒好把整个根据地丢到了。在整个遵义会议上毛泽东有理有据有底有实的总结了1、2、3、4次反围剿的胜利,参加遵义会议的19个军事干部所有人一边倒都站在毛泽东这边。从新推举毛泽东来领导指挥,红军由被动转为主动。二进娄山关,二进遵义城消灭了国民党两个师,红军逐步走上了好日子。遵义会议过后,在第五次反围剿当中总是打败仗,有3万多人,把毛泽东选出后也是稳定军心,到了贵州土城后,遇到国民党的的川军,与刘湘的下属郭勋齐打了一仗确实没打好,打了败仗,在40年前的今天听到青冈坡战斗的是红旗飘飘,军号想。40年后的今天邓小平说是遵义会议唯一的标志就是实事求是,青冈坡确实打了败仗。土城一渡赤水也就是青冈坡战斗打了败仗造成的,土城的一渡赤水也就拉开了四渡赤水的序幕。当时打青冈坡战斗是胡有才的父亲在青冈坡第二次负伤,牺牲了3000多人,因为40年前青冈坡只死了700多红军,胡XX的父亲在青冈坡音讯了无,流落赤水河。有6个红军,有李孟真,刘湘辉,刘海孙,胡国斌,姜明万。(土城曾经把红军的后代都请过去)这6个红军的后代至今都有联系,姜明万、胡国斌的儿子在贵阳。李孟真的儿子在重庆,也不是说思想落后,是因为党史没有真正的把父亲写出来,就说是因病留用。胡XX两次去古蔺退伍军人安置办查父亲信息,四批,这一批和龙山几个,我的父亲和龙山几个就没找到历史档案。光是找到1951界定,51年就有档案的。1982年胡XX回江西寻根找父亲档案的时候没找到,怕古蔺的穷困地区,二代安排工作、要补助等事宜。中央办也回了他们的信,太平区胡银斌当书记,向齐军办公室主任,王安奎当区长,上面回信写的是:29个字,胡建华同志:来信收写,关于工作问题,父辈子工晚辈不能享受,其自力更生发奋图强1962年胡建华靠拉船为生。

胡建华继续聊父亲:青冈坡要向云顶发起第四次冲锋的时候,国民党的增援部队来了,红军每人最多只要25发子弹,一般只有20发子弹。1935年1月28号早上就打起,打起到下午,胡XX的父亲与几个红军趴在铁杆上,几次冲锋冲都被打回来,就在第四次冲锋的时候,一个国民党的炮弹直接落在胡XX父亲的背后,爆炸后当场炸死四个红军,胡XX的父亲用手一摸左边臀部全是血,那个时候正是冬天最冷的时候,滴水成冰,父亲抬头一看,整个青冈坡都是红军尸体。父亲就拖起受伤的腿开始一渡赤水,到了扎西的时候取出了二指姆那么大的弹片,还有小指姆那么的大的弹片没有取出来,三进古蔺50多天,天气突变,伤口全部化脓。在3月22日四渡赤水的时候,就留在太平渡了。19岁参加红军,25岁参加青冈坡战斗第二次负伤,四渡赤水留在这里。留在太平渡后3月22日毛泽东带领大部队四渡赤水,留下的每个红军发了三个大洋,一来是作为养伤,二来是作为医疗费。养好伤还要继续追赶部队。父亲就从太平渡转移到几公里的李家寨,又要养伤,又要医护自己,又要生存,又要挑水,烤酒,挑泥巴这些,又要装哑巴,装哑巴期间又要学古蔺的方言,留下的这6个人中刘湘辉还是有文化的,能讲部分古蔺方言。当时是团参谋长,流落在词家口,摔到学坑洞里面去了,当时刘湘辉在一宪军那二度赤水的时候,一宪军从茅台方向走的时候,右面有雪坑洞,就是地上有个很深很深的坑,当时刘湘辉本来就已负伤,用双手拽住马尾巴,本身就很疲倦,一不小心就摔到学坑洞里去了。第二天赶场,在词家口有人听到喊救命啊!就用背篼把刘湘辉装起,从一两仗的雪坑洞里救起,还好没掉到洞的底端去。上来后人已经昏迷,找了当地的草草太医,用尿给刘湘辉当解药。当时跌打损伤就用尿来消肿。等醒来后。草草太医问:还吃尿不,刘湘辉说不吃了,医生说:只要你不吃尿了,头脑就清醒了。经过治疗刘湘辉慢慢痊愈后,在太平渡通过挑水卖、背盏子,打石头为生,赤水河3几年有一帮修河道的,背盏子,跟胡建华的父亲都有联系的,只要有土匪来抢劫太平渡,就可以立马转移到青冈岭。土匪抢劫完后和内应吃完饭走后,父亲他们在转移回来。胡建华的父亲就在纪念碑那里租房子住,当时也没得房子,三年后这个弹片已经长到肉里面去了,已经分离不出来了,走路都走不了,干活路干的,用手一摸胡豆那么大的硬核核。父亲在临死之前,留在这里以后,1946年到街上安了家,胡建华的母亲就是农村芝麻坝的人,46年结婚,47年3月份胡建华就出世了,父亲就丢下我们(截止2019年12月7日采访时间)今年胡建华已经73岁了,47年生人,属猪,是家中老大。二兄弟是49年生人,三兄弟是51年生人,古蔺二次解放,在51年父亲当地方大队的大队长,因为父亲19年参加红军,34年长征出来,在井冈山参加了17次战斗,懂得枪械,但是父亲没读过书,下半年县里面带信过来看不懂,吃不消工作,最后就辞职了。51年底辞职,52年病就发作了,53年初享年43岁父亲随着弹片就埋在这里了。当时胡建华只有7岁,父亲临死前就把胡建华拉到身边,靠在腿上说:儿子,我死后按四川风俗习惯入葬,铁器不能入棺材。死后还是想办法把弹片取出来。同时把红军留下的3个银元拿给胡建华,用白布包裹着。父亲我在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用这三块银元。希望你们长大后回去看看公公和婆婆,父亲是回不去了。你们长大后一定回去看下公和婆。由于当时胡建华才7岁太小,父亲死后弹片未能取出来。83年随着胡建华和三兄弟长大后,心里始终亏欠父亲,未能如父亲的愿。三弟兄想把父亲的弹片取出来。挖开坟后,在父亲的棺材里除了骨头外,在屁股骨那里有一点点铁,已经朽烂了。当时父亲死后是用楼板订的棺材。父亲有个战友叫姜明万,是云峰县的人,云峰县与宁都县是挨着。三度赤水的时候,在茅台国民党的飞机丢炸弹的时候炸伤了,四渡赤水时就留在这里了,有一天,天刚刚亮的时候,姜明万在河边舀水吃,贵州有一个船帮发现了姜明万,说:小伙子你过来,我知道你是留下来的红军,来给我们当燥门(炊事员)红军在太平渡二度赤水的时候打土豪、分腊肉、分衣服的时候我们是受益的。太平镇和隆兴镇只隔100米,太平镇与兴民镇只隔80公尺。吃饭都听的到。姜明万17岁就在船上给他们煮饭,煮了8年的饭,装哑巴。在赤水河就学会了左手和右手划船的技术,解放后就回到太平渡船队当队长。62年胡建华小学毕业以后,找不到工作后,就在姜明万也就是父亲的战友手下拉船,在拉船的过程中姜明万就时常讲起胡建华的父亲和6个红军的故事,在井冈山17次战斗,黄皮子战斗,青冈坡战斗,顶门山,银庄等。(我在讲课的时候就说:如果真正要讲红军的故事必须在110岁才讲的清楚,讲的抻展)姜明万对胡建华说:娃娃子,我们都是异乡人,你上来拉船的这份工作不好找,当时拉船的工资高,一块钱一天。那是全国人民才吃25斤粮,我们每个月吃45斤粮食,还要节约几斤粮补贴家用,那是到二郎摊没有公路,只好用船,把400斤的酒坛坛一来一回拉过去要三天时间,就能赚三块大洋,那时候一块钱就能支撑家人一天生活,还富富有余。胡建华的母亲在街上帮别人理米一天才三角钱。正是和姜明万的朝夕相处,胡建华不仅了解拉很多红军故事,还学会了很多红军歌和小调。(当时红军在行军路上和庆功玩会上都唱过这个红军歌(共产党领导真正确,工农红军拥护真正多)每个船上有8个人,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名。胡建华负责喊船封号子,赤水河的船封号子要粗犷,激昻,川江号子热情一点,尾音长一点。胡建华当时代表太平镇、古蔺喊号子拿过一等奖的,去泸州演出拿过二等奖。土城拍了个电影,当时也把胡建华喊号子的镜头录进了序幕里去。(号子内容是:往前走哎,黝黑、、、、、、)胡建华16岁小学毕业出来,拉了2年的船就18岁了,那时正是求婚时代,街上处了个女朋友现在也是70几岁了。老伴也在这里。以前在二郎滩装起酒来,衣服都在河边洗,那是流行大翻领,那时经常穿着一双白胶鞋去洗。用喊号子的方式跟他们交流,往后退一点,浪来了要打湿你的白胶鞋。总共是五个号子:撑船号子、拉船号子、推船号子、下滩号子、龙舟号子。三个镇都要从早上8点种划到下午6点钟。龙舟号子从上到小有几百种号子,把红军的故事都要唱一个遍。赤水河是革命的河,红军的河,从一渡赤水到四渡赤水来回转,把国民党几十万大军弄晕头转向,疲惫不堪。是光明的河,小日本当时把重庆炸的稀巴烂的时候,当时组织十几个伐木队在太平渡砍树通过湿飘过去打围子,抢修。赤水河是胜利的河。

陈博士提问:你怎么知道自己是宁都县三塘村人,是谁告诉你的?

胡建华回忆说:是三兄弟在川铁修路回来后,知青上山下乡回来后,在教育部门,在龙山县任校长。三兄弟要入党,父亲有个战友流落在高泥巴。叫胡保初。要入党首先了解父亲是哪里人,之前母亲也讲过父亲在江西也有兄弟。还有个婆姓廖,父亲原来帮肖应山杀猪,喊肖应山老表,因为肖应山的妈妈姓廖。根据这些细述,只知道是宁都县,要知道哪个村呀:三塘村又要知道哪个队。然后就问胡保初,说原来父亲叫胡明青,江西叫胡讨才,(就是要饭的意思)后来改成胡道才。原来在江西同父亲一起出来参加红军的战友有些也没有回来,大部队拉出来后,留下来的没参军的人。国民党占领江西后,只要儿子参加红军的,爹妈都要受牵连。三潭村对门都是操练红军的大炮。就用这些大炮把这些没出来的参加红军爹妈都活埋了。

胡建华婆婆是1963年死的,在51年婆婆在宁都县三潭村由人民政府授予的光荣烈属的牌子挂在父亲的门上,婆婆每月享受6块。后来8块。最后享受到16块的时候,63年婆婆就离世了,与世长辞。后来胡建华就把这个牌子带回四川做纪念,53年到63年这十年中,共产党为父亲尽孝了十年。父亲就给我留了这三块银元和光荣烈属的牌牌。后来为完成父亲遗忘回家看看,参加宁都县扫墓活动,来参加红军的二代都哭了。有首歌叫《十送红军》红军离开江西的时候,我父亲才19岁,你就知道我婆婆的那种心情。我父亲虽然没有死在战场上,没有死在长征路上。可是19岁参加红军,25岁因负伤流落在赤水河,解放后第一年当地方队大队长,下半年当街长。又因没文化辞职。不到一年的时间还是继续为党工作的。53年父亲走的后,胡建华又开始买了船,自己经营船运。胡建华10几岁拉船,30几岁经营船,40几岁管理船运工作。在管理船运的13年当中,没有发生重大事故,也没死过人,当地政府给我买了保险的,我自己也交一点,胡建华又当了17年的社区主任,社区也给我买了养老保险,等于每个月我也以领到3500元钱。我没贴一分钱,都是政府给我买的,党和人民都是把我记得起的。我的两个弟兄都走了,三兄弟在柑子花汽车运输公司退了下来回到古蔺来买了房子,因为高血压走的。走的时候是63岁。二兄弟是在龙山做教办主任,退休以后得了癌症走了。

这时胡建华打开一本资料(书),记载了胡家祠堂以及父亲的名字及资料等。有照片记录。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镇江分公司“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红色教育专题学习班

遵义红色培训-遵义茶产业规模全国第一

遵义红色培训“高海拔、低纬度、多云雾、寡日照”是贵州茶得天独厚的生态优势。多年来,贵州充分利用资源优势,始终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先后出台了《关于加快建设茶产业强省的意见》等多项优惠政策,大力支持茶产业发展。十余年加速跑。

贵州茶园总面积已达752万亩,连续六年居全国第一,形成了黔东北、黔西北、黔东南、黔中、黔西南五大产业带。 目前,现有茶园面积在30万亩以上的县4个、20万至30万亩县8个、10万至20万亩县19个、万亩以上的乡镇230个、万亩以上的村86个,全省注册茶叶加工企业(合作社)达到4990家,茶产业已成为43个县的农业主导产业。遵义红色培训

大批量原材料的产出,带动了茶叶加工集群的快速形成。在全省4990家茶叶加工企业(合作社)中,国家级龙头企业7家,占全国总数37家的近五分之一,省级龙头企业228家,市级龙头企业397家。在清镇、湄潭、凤冈、正安、西秀、江口、都匀、黎平等主要产区,建立精制拼配中心36个,推动了贵州茶叶跨区域、跨季节、跨品种拼配的数据化、智能化。冲上一杯贵州绿茶,茶香袅袅,细饮慢呷,茶香里不只有怡人的香气,更体现了贵州人执着于绿色发展的信念。贵州茶产业已进入全产业链转型升级的新阶段。遵义红色培训

遵义红色培训-遵茶之道,在其艺、在其魂

遵义红色培训茶之艺贵其精、茶之魂贵于诚。遵义红色培训遵道行义的遵义人对自然的敬畏、对土地的赤诚、对生活的热爱、对文化的传承都融入了茶。遵义人种茶,只种干净茶、生态茶、有机茶,每一株茶都是茶人与天地的灵魂契约,都是自然最美的滋养、饱含大地最纯的芬芳。遵义人做茶,只做放心茶、暖心茶、匠心茶,每一杯茶都是茶人与世界的君子之约,都应时而采、适时而制,样样细活、道道精湛,最终百炼成茗。一片叶藏百道工,半杯茶引满室香。可以说,遵义茶既有抱诚守真的态度,也有质高品优的坚守。


遵义红色培训自古香茗敬雅客,焙香一壶结知音。一份美好茶缘,让我们相聚遵义;一份绿色情怀,让我们延续情谊。早在民国时期,遵义茶就香飘东南亚,如今遵义茶正乘着“黔茶出山、风行天下”的东风,为世界人民送上一缕清香。若非天下人爱茶,何来岁岁发新芽。我们愿与天下茶人共同分享这份自然最美的馈赠,以茶会友、以茶扬文,真诚地希望各位领导和嘉宾一如既往关心支持、宣传推介遵义茶。我们将把茶产业作为遵义的重点产业来打造,进一步提升茶品质、做强茶品牌,以茶兴业、以茶惠民,为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和打造西部内陆开放新高地、建设黔川渝结合部中心城市而努力奋斗!

遵义红色培训-遵茶之韵,在其香、在其味

遵义红色培训一壶煮尽千秋事,半盏茶香荡古今。遵义红色培训溯源到秦汉以前的种茶饮茶历史,沉淀在光阴岁月里的民族民间茶文化,给遵义茶平添了厚重质朴的韵味。茶圣陆羽盛赞“其味极佳”,北宋诗人黄庭坚称赞其“品高”“春味长”。

 

明清时期,遵义茶入选名茶录,成为专属贡品。民国时期,中央实验茶场落户湄潭。著名数学家苏步青品茗之后,留下了“乳雾香凝金掌露”“焙后因风室尽春”的动人诗句。如今,泡上一杯遵义茶,或浓或淡都别具情怀。浓如千山泼墨染,浓的是人文;淡似月影弄春江,淡的是心境。遵义红色培训可以说,遵义茶既有香醉千年的浓郁,也有味醇清甜的淡雅。

遵义红色培训-遵茶之美,在其形、在其色

遵义红色培训半江春水烹嫩芽,一缕清风入新茶。

遵义红色培训遵义茶,既有婀娜多姿的红茶,也有柔中带刚的绿茶。遵义红,红如严妆映晚霞,红的是精神、红的是气节,是四渡赤水的天降奇兵,是娄山关上的如血残阳,更是遵义人民走在新的长征路上,传承红色基因、讲好遵义故事的豪情满怀。遵义绿,绿如荷叶凝珠翠,绿的是自然、绿的是生态,是云迢迢雾茫茫、高山青绿水长的精华淬炼,是人在草木间、浮生半日闲的和谐恬淡,更是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奋力实现百姓富与生态美有机统一的时代新篇。

遵义红色培训可以说,遵义茶既有旗枪林立的豪迈,也有高山流水的悠扬。

遵义红色培训-最美人间四月天

遵义红色培训4月19日,第11届中国·贵州国际茶文化节暨茶产业博览会在遵义湄潭开幕,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龙长春以“最美人间四月天 红城茶香醉春烟”为题的致辞向出席盛会的领导、嘉宾表示最诚挚的欢迎。遵义红色培训

龙长春说,好山好水出好茶,一芽一叶吐芳华。茶是大自然赐予遵义这片红色热土最美的绿色珍宝。两百万亩翠绿的茶园,年产优质茶叶13万吨、产值过百亿,让遵义成为贵州最大的茶叶基地和中国茶叶出口最具竞争力产区。好茶是在青山绿水间种出来的,是在匠心匠技下制出来的,更是在一嘬一饮中品出来的。风过黔北带茶香,借此机会我们诚邀天下茶人共品佳茗、共叙茶道。遵义红色培训

遵义红色培训-贵州茶一节一会”嘉宾参观遵义茶业集团展厅

遵义红色培训4月19日,第11届中国·贵州国际茶文化节暨茶产业博览会在遵义市湄潭县茶博会展中心主会场开幕。开幕式结束后,与会领导及嘉宾来到遵义茶业集团展厅参观,遵义交旅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唐小宇陪同参观。

唐小宇向领导嘉宾介绍遵义茶业集团斗茶大赛金奖“遵义红”“遵义绿”“万里挑一”产品,慕德贵兴致勃勃的拿起“遵义红”,了解产品质量、包装情况。当看到叶文盛、冯丹绘两位制茶大师在现场冲泡茶汤,慕德贵与嘉宾坐下来一起品茶,他品尝完万里挑一的“遵义红”“遵义绿”冲泡的茶汤后说:“嗯,这两款茶品品质不错,希望继续提升,做成代表贵州茶的优秀品牌。”遵义红色培训

品茶过程中,慕德贵还与两位制茶大师进行交流,询问他们制茶工作情况。慕德贵等领导嘉宾在参观完展厅后,纷纷对“遵义红”“遵义绿”产品赞不绝口。 遵义茶业集团展厅内陈列了遵义茶业集团高端茶叶品牌系列产品,以及“百里挑一”的“遵义红1935”“遵义绿1939”系列红、绿茶产品,而制作这些产品的茶样全部来自于本届斗茶选茶大赛的金、银、铜奖,这批产品代表了遵义本季最优质的茶品。遵义红色培训

遵义红色培训- 五个“将”谋划黔茶发展未来

遵义红色培训贵州将以品牌建设为抓手,推动集聚发展。聚焦贵州绿茶、遵义红、贵州抹茶、贵州黑茶等省级公用品牌以及都匀毛尖、湄潭翠芽、绿宝石等贵州绿茶子品牌,以宣传为引领,提升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以标准为统揽,加快公用品牌整合,吸引各类生产要素集聚,为产业发展增添新动能。

贵州将以主体培育为核心,推动集群发展。鼓励支持企业收购兼并、联合重组、合资合作,加快培育一批在全国乃至全球有影响力的大型茶叶企业。依托大型茶叶企业,实现初、精制分离以及跨区域、跨季节、跨品种的拼配,提高贵州茶加工的规模化、标准化、集约化水平,提高产业集中度。遵义红色培训

贵州将以市场拓展为重点,推动协同发展。把一线城市和非茶叶产区市场作为主攻方向,大力拓展国内和国际市场,加快提高贵州茶的市场占有率。支持企业在国内外建立贵州茶营销中心,培育贵州茶经销商队伍,嫁接各类营销渠道,加快线上线下融合,促进贵州茶走出山门、走向世界。

贵州将以利益联结为根本,推动共享发展。鼓励和支持企业通过订单、分红、利润返还等方式,与农户、合作社建立更加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让更多的贫困户参与产业发展,实现稳定就业和脱贫致富。

贵州将以质量安全为保障,推动绿色发展。严格落实“四个最严”要求,守护舌尖上的安全,按照欧标、有机、绿色标准,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打击违规使用农药和除草剂行为,全面推行茶园病虫草害绿色防控与统防统治,完善茶叶质量安全可追溯制度,守住贵州茶的干净底线,进一步夯实核心竞争力。遵义红色培训